传 Google 将在 2020 年关闭 Google Hangouts

9to5google.com 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Google 将在 2020 年关闭面向消费者的即时通讯服务 Google Hangouts。这一消息并不令人惊讶,因为 Google 在一年前关闭了 API,终止了开发。Google 的用户只剩下一年时间可以使用这个在 2013 年发布的消息应用了。对于面向消费者的消息应用,Google 将资源投入到 SMS 的增加版本 RCS(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以及整合了 RCS 的 Android Messages 上面。

Google 向社区征询 Go 2 的反馈

Go 语言官方博客介绍了 Go 2 语言的最新进展,向社区征询对 Go 2 设计提议的意见。Google 开发者称,Go 1 和 Go 2 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谁将影响设计以及如何做出设计决定。Go 1 是一个小团队的成果,外界影响几乎没有。而 Go 2 将更多受到社区的驱动。在 Go 1 发布近十年之后,他们学习了很多一开始并不知道的有关语言和库的知识,而这一切离不开社区的反馈。

科技部命令暂停贺建奎等人的科研活动

今天的新闻联播报道了基因编辑婴儿,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科学技术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三部门负责人表示:此次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已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对违法违规行为坚决予以查处。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开展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临床操作在中国是明令禁止的,此次媒体报道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公然违反国家相关法规条例,公然突破学术界伦理底线,令人震惊,不可接受,我们坚决反对。徐南平介绍,科技部已要求有关单位暂停相关人员的科研活动。“下一步,科技部将在全面客观调查事件真相的基础上,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依规予以查处。”徐南平说。这次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广泛争议,普遍认为这个实验没有必要,没有科学依据,在衡量已知和未知风险时肯定会被认为是不道德的。

中国加快审批外国药品

中国正加快审批外国药品,上个月底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还发布了《临床急需境外新药审评审批工作程序》的通知。据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的数据,今年前九个月,中国药品监管部门共批准 30 种外国创新药在中国上市,其中默克公司有八种药品获批,占比最大。中国监管部门今年批准上市的外国创新药数量有望达到甚至超过去年的 40 种,去年的数字打破了至少十年来的年度纪录。2016年,中国共批准三种此类外国药品在中国上市。但这些药品要进入医保药企需要提供大幅折扣。

因 Google 未屏蔽“非法网站”俄罗斯提起民事诉讼

俄罗斯对 Google 提起民事诉讼
,指控搜索巨人未遵守法律要求从搜索结果里移除某些条目。俄罗斯指责 Google 没有加入它认为含有非法信息的网站黑名单,因此违反了法律。最终裁决预计会在 12 月宣布。过去五年,俄罗斯推出了更严的网络法,要求搜索引擎删除一些搜索结果,要求即时通讯服务与安全服务分享加密密钥,并要求社交网络将俄罗斯用户的个人数据存储在俄罗斯国内的服务器上。但目前俄罗斯的主要惩罚手段是罚款,且金额不高,这起诉讼对 Google 的罚款预计最高 70 万卢布约 1 万多美元。俄罗斯正在考虑加大处罚力度

运动如何影响大脑

日本研究人员让小鼠每天运动 1 小时,每周训练 5 天,以了解锻炼对哺乳动物大脑有什么影响。研究人员找到了驱动体育锻炼给机体带来神经学变化的机制。他们发现,每周进行跑步训练的小鼠大脑海马区组蛋白的乙酰化水平比其他小鼠高,海马被认为是学习和记忆的所在地。这种表观遗传标记导致一种名为大脑驱动神经营养因子基因(BDNF)的大量表达。通过支持新神经细胞生长和成熟,BDNF 被认为可以促进大脑健康,提高该基因表达水平可以改善小鼠和人类认知相关性能。

新 Linux 挖矿程序会窃取 Root 密码

俄罗斯杀毒软件公司 Dr.Web 发现了被称为 Linux.BtcMine.174 的木马,比传统的恶意程序更复杂,包含了大量恶意功能。它本身是一个巨大的 shell 脚本,有超过 1000 行代码,感染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寻找具有写入权限的脚本,将自己拷贝进去,然后下载更多恶意模块。它会利用 CVE-2016-5195 (ak Dirty COW) 和 CVE-2013-2094 两个提权漏洞获取 root 权限,完全访问操作系统。这两个漏洞都是几年前的了,因此影响的是没有打补丁的 Linux 系统。Linux.BtcMine.174 的主要恶意功能是挖掘数字货币门罗币,它会扫描进程寻找竞争的挖矿脚本将其进程终止,它的另一个恶意功能是 DDoS 攻击,攻击模块叫 Bill.Gates trojan。它还会关闭 Linux 杀毒软件。

斯塔西忧心的监视玩游戏的青少年

1988 年 1 月 6 日东柏林 Kloster Strasse 的一栋建筑物,几十名计算机俱乐部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他们大多数年龄在 20 岁左右,最小的只有 16 岁。类似的计算机俱乐部在东德还有很多,仅仅柏林一地就有大约 20 家。大多数出席俱乐部的人都是对计算机充满热情和好奇,但还有一些人不是,他们肩负着使命,他们有理由担心,因为这里的计算机都是不是东德生产的,它们全部来自西方。 虽然西方的计算机设备被禁止出口给东德等华约国家,但人们总是能想方设法买到西方流行的计算机,比如 80 年代畅销的计算机是 Commodore 的 C 系列。这家俱乐部的创办人是 Stefan Paubel,当时 34 岁,他试图在俱乐部里介绍图形编程,然而来这里的人多数是为了玩游戏,这些游戏也都来自西方。1 月 6 日的聚会中有一位访客不是来玩游戏而是来观察的,他将观察结果写成文件递交给了国家安全部或我们称之为斯塔西(Stasi)。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通过这些文件了解到斯塔西对玩西方游戏的年轻一代的看法,以及他们的担忧。 斯塔西的官员编写了名叫 Operational Information 的备忘录,他们大约是在 1980 年代中期开始监视计算机俱乐部,备忘录的部分描述透露了斯塔西对即将来临的信息时代的深刻见解,官员指出虽然计算机俱乐部的成员只是交流硬件和软件,但来自“非社会主义经济区”也就是西方的软件可能会将病毒引入到东德的计算机网络进行破坏,病毒感染这种现象当时还鲜为人知。官员还指出,俱乐部的成员有很多对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次序持消极态度,因此可能导致整个计算机俱乐部走向消极。斯塔西的官员还对通过拨号系统不受控的传输信息发出了警告,认为未来软件的传播不再需要物理媒介,无法在入境处拦截。由于部分西方游戏是以东德等华约组织为攻击对象的,一些计算机俱乐部为了避免惹麻烦而禁止此类游戏。斯塔西的备忘录列出了他们监视的计算机俱乐部的名称,还有成员们玩的数百款游戏的名字。 有意思的一点是俱乐部成员拷贝游戏并没有违反法律,因为东德的版权法不保护软件,法庭曾裁定软件既不是科学作品也不是创造性成就。当柏林墙在一年后倒塌,东德在不到两年时间里瓦解之后,这些曾经自由交换游戏软件的计算机俱乐部成员感受到第一次资本主义文化冲击就是拷贝游戏变成了违法。

风力涡轮机首次采用高温超导

风力发电机核心组件之一是永磁体,永磁体需要使用大量稀土金属,稀土金属价值昂贵,而且其供应主要由中国提供,而中国曾限制其出口,因此存在供应安全的担忧。现在,荷兰的材料科学家 Marc Dhalle 首次尝试用高温超导体去制造永磁体,使用超导磁体的风力涡轮机在功率相同的情况下,重量和体积只有普通风力涡轮机的一半。被称为 EcoSwing 的项目得到了欧盟的资助。新风力发电机直径四米,安装在丹麦一座 88 米高的 3.6MW 涡轮机内。它使用的超导材料是 GdBaCuO(gadolinium–barium–copper oxide,钆钡氧化铜),其中钆的价格是 $18.70/kg,相比之下传统涡轮机使用的三氧化二钕价格是 $45.50/kg。它使用的制冷机能冷却到 –240°C。Dhalle 称新涡轮机采用了保守设计,下个版本将是一个更精简的原型。

丝绸之路上的杀手 redandwhite 在加拿大被捕

加拿大警方上个月逮捕了据信是丝绸之路创始人 Ross Ulbricht 雇佣杀手 redandwhite 的男子,但这名 42 岁的男子 James Ellingson 目前已经保释。Ross Ulbricht aka Dread Pirate Roberts (DPR) 则被判了两个终身监禁,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拒绝了他的上诉。根据 2015 年的报道:2013 年3 月中旬,名叫 FriendlyChemist 的用户直接联系 DPR,宣称他是卖家 lucydrops 的毒品供应商,供应了 90 万美元的毒品,但只收回 20 万美元,他以曝光上千卖家和用户的身份信息相威胁要求 DPR 给他 50 万美元。此后不久,另一名自称是西加拿大大型犯罪组织的代表 Redandwhite 接触 DPR,称 FriendlyChemist 是和他们有关系的毒品分销商。他绑架了为 FriendlyChemist 供应毒品的 Xin,声称在拷问获得毒品和钱后处决了 Xin。但 FriendlyChemist 继续威胁 DPR,并设定了最后期限,表示 50 万美元对 DPR 是一笔小钱,对他则是攸关生死。DPR 找 Redandwhite 帮助,表示愿意出钱摆平此事。Redandwhite 称,不干净的摆平至少需要 15 万美元,而干净的处理此事则需要更多。DPR 给了他价值 15 万美元的比特币,24 小时后 Redandwhite 表示问题已经解决。